凉★夕兮了

我也想要被勾搭_(:_」∠)_

【安雷】围巾围巾

不管怎么样,终于出来了!

www非常开心了,总体非常满意der


嫖B是没有前途的:

*校园|甜饼


*是晓夕 @凉★夕兮了 的稿子,除此之外禁止转载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十一月初的日子永远是不好过的,天空似乎无时不刻都被棉花般的乌云塞满,一个不乐意就要零零星星撒点眼泪下来。都说一场秋雨一场寒——秋与冬似乎并没有很清楚的界限——秋寒了就是冬。当大部分人都套上秋裤的时候,秋天就差不多走到了尽头。


一个嘴里还叼着半块面包的男生从校门口火急火燎地冲进教学楼,不小心踩到积水激起的水花差点溅了安迷修一裤腿——恪尽职守的风纪委员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,躲过了这个小意外,还不忘对同学再补上一句注意安全。


在这样的天气里执勤实在是有点过分。夹着水汽的风嗖嗖地朝他扑来,毫不客气地从领口,袖口,裤脚以及一切能从他身上找到的缝隙中钻进他的衣服。安迷修提了提已经完全拉到头的校服拉链,后悔自己没有穿高领毛衣的功夫之间,又有一条明黄色的围巾在他面前拂起一阵带着香水气味的风。


“老师早上好。”


“你好。考试快开始了,你还不进考场准备吗?”栗色头发的女教师忽然注意到他右臂上的袖套。“噢——你是今天执勤的同学吧。辛苦你了,同学们应该到的也差不多了,你也回去准备吧。”


“好的。”


目送着女教师走远,安迷修扫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——六点四十,还有二十分钟开始考试。他最后看了眼校门口,确保再没有学生进来,转过身就向考场走去。


他低头走着,一边给手中的黑色水笔套上盖子,一边心里却又想起那条明黄色的围巾——今天早晨他塞在某位同学抽屉里的那条围巾,是被注意到了,还是仍然冷冰冰地躺在那里呢?安迷修转过一个弯,抬起头的瞬间就说巧不巧看见了“某位同学”——高个子的少年扒着墙沿就要翻出墙去。他叹了口气,又拿出夹在胳膊下的计分板。


 


“雷狮。”棕发的风纪委员弯起手指敲了敲手中的计分板。“这已经是你本学期第五十四次违纪了。”


“所以呢?”少年闻声轻哼了一句,松开手从半墙处跳下来,“既然你都这么了解我了,还来多管什么闲事?”


“无论多少次在下都会制止你的这种违纪行为的。况且今天有考……”


“所以说你就对那些小姑娘不闻不问咯。”他走到安迷修面前,指了指路过的两个女学生,“‘校规第十二条,学生不允许佩戴饰品进入学校。’想必这一点,安同学应该比我更了解吧。”


“我相信这不会影响到她们的学习。”


“那我是不是还应该感谢你对我细致入微的关爱?”雷狮有意无意地把外套的拉链往下拉了拉,露出深棕色的毛衣领子和一截雪白的脖颈。“我说,安迷修,你到底要怎样才能不缠着我了?”


“……我说过这是我的工作内容。”安迷修干咳了一声。“只要你不再做出这样的违纪举动我自然就不会再烦你。”


“哦。”他夸张地点了点头。“你刚刚是不是说,今天有考试?”


“今天是期中考试。如果你还想改过自新去考试的话,我劝你现在就回去准备。”


“嗨,先别说准备不准备的事情,安迷修。”雷狮故作神秘地凑到安迷修的面前,“如果我这次排名比你靠前,你就答应我的一个要求,怎么样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当然,如果要是我的排名比你低或者和你一样,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待在教室里好好上课。”


“行。你到时候可不要再反悔。”


 


能赢过雷狮吗?


安迷修在试卷的小方格里写下最后一个句号,放下笔开始回想起刚刚与雷狮做出的口头约定。这个看似偏向他的“不平等条约”就真的能让他轻而易举胜利吗?他用笔轻轻点了点自己的脑袋。如果是换做这所学校里的大部分学生,安迷修能够笃定自己绝对能赢下这场比赛。但如果换做雷狮,一切就截然不同了——这个恣意任性的少年给他留下了太多的谜团——而未知的总是最危险的。


安迷修瞥了一眼左前方那个已经凉透的座位——他的主人早在二十分钟前就提交试卷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考场。同学们幸灾乐祸地捂着嘴在偷笑,安迷修却头也没有抬。他深知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,而用自己的主观臆断为所有未知的事物妄下定论的这种行为,无疑是在自掘坟墓。


“嗒,嗒,嗒……”


鞋跟撞击地面的声音从雷狮走出考场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响到现在,两段雪白的布料和他的主人一样嚣张地在风里高扬。他转头望向窗外,刚好对上一张写满了嘲讽的脸。安迷修绝对相信雷狮是在有意干扰他,但可惜的是这样的小噪音对于他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。安迷修叹了口气,走到讲台前提交了自己的试卷——即使这样的噪音对于他来说没什么,他也不能确保这不会影响到考场里的其他人。


他拿着自己的文具走出考场,那条白色的头巾也正好从楼梯道里离开他的视野。安迷修摇了摇头,转身从另一边的楼道下到了自己的班级门口。铁质的门把手锈迹斑驳,饱吸了空气中冰冷的水蒸气。他站在门前犹豫了一会儿,搓了搓手还是握了上去。


南面的窗户被窗帘遮得严严实实,教室里昏暗寂静,空无一人。安迷修摸黑打开前排的灯,一眼就望见讲台上一抹格格不入的卡其色——一条围巾被人随意地摊在讲台上,末端的流苏散在粉笔盒里,粘上了些许彩色的粉笔灰。


安迷修走过去,沉默地将围巾拾起,掸去上面的粉尘。他能够料想得到始作俑者随手把它丢在讲台上的不屑模样——这绝对就是雷狮的一贯作风。他本以为雷狮会对所有在他领地里的东西来着不拒——至少对于每天夹着情书一起送来的小礼物是这样的。


流苏上的粉笔灰一时半会儿是弄不掉了。安迷修心疼地看着沾上了污渍的围巾——粉笔灰不比其他的灰尘,用些水仔细清洗能够洗掉;相反的,只要一沾到水,它就会变本加厉地晕染开,更牢固地吸附在布料之中。


只能等这些粉尘自己脱落了。安迷修三两下将围巾叠好,走回座位上,把它塞进了书包。


 


 


资深老教师的阅卷速度永远都不会让学生们失望——考试结束的第二天早晨,雪白的排名榜单就被贴在了校公示栏最显眼的一块地方,引来一群看热闹的人。


“诶诶诶,你知道吗,雷狮这次参加考试了!你猜他考了多少名?”


“听说他很少来上学的呀……排名一定很靠后吧。”


“嗨呀,就猜到你会这么说!他这次考了年级第四,把常年稳居第四位的安迷修都给挤下去了一名!果然是集颜值和才华于一身的……”


安迷修终于从座位上站起来——这已经是他今天第无数次听见别人谈论这件事情。他郁闷地走下楼梯。第一个人首先将这消息传出来时,他不以为意——没准就是雷狮专门找来散播谣言的人。可当这件事从第三个,第四个,甚至更多人的口中传出来时,就连他自己也有些开始怀疑了。他来到公示栏前,还没看见白纸黑字的证据,人群中一个高挑的身影就扎进他的眼睛——他目睹着那个影子转过身,会心一笑,然后从人群中向他走来。


“安迷修,”雷狮朝他晃了晃手机,图片中名次栏下的数字“5”堂堂正正地立在“安迷修”这个名字前,而在他名字的上方,赫然写着“雷狮”两个大字。


“我们放学天台见。”


 


“这次是我输了,愿赌服输。”安迷修把书包脱下,放在自己的脚边。“我保证以后不再管你,还是……”


“别先入为主啊,安迷修。”雷狮眨了眨眼,“我可没有说过我的要求是这个,不过要是你愿意的话……”


“别别别,我认错。所以你想要我干什么?”


“天台上风这么大。”他指了指自己,“你不觉得少点什么吗?”


“呃……”


“我似乎记得有什么人往我抽屉里塞了一条围巾,我确实挺需要的,但是莫名拿别人的东西也不太好,是吧?”


“原来你知道是我放的。”安迷修蹲下身子,打开书包取出那条叠的方方正正的围巾。


“呵,动动脚指头都知道。你这样的直男审美学校里能找出第二个吗?”


“那你就别要。”安迷修装作要把围巾收回去的样子,却被雷狮一把抢了过来。


“丑是丑了点。”他打开围巾,“不过我雷狮看上的东西,怎么会轻易放走呢?”


“好好好。流苏上沾了点粉笔灰,反正也是你自己作上去的,到时候可不要和我抱怨。”安迷修拉上书包拉链,“不过你既然想要,为什么还要这么大费周章?”


“当然要抢来的东西才是最好的,海盗可从来不接受别人的施舍。”他露出一个骄傲的笑容。


“……幼稚鬼。”


--------END--------

评论

热度(22)

  1. 凉★夕兮了倾 恣 等 质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不管怎么样,终于出来了!www非常开心了,总体非常满意der